侯龙书院:守着那片山的书香梦

侯龙书院:守着那片山的书香梦 侯龙书院:守着那片山的书香梦 侯龙书院:守着那片山的书香梦 侯龙书院:守着那片山的书香梦

N海都记者 刘燕婷 吕波 文/图

200多年的永春侯龙书院,把我们迷倒了。

白墙黑黛,远远看似一座古厝的外墙,新作的木扇门来不及上漆,被年迈的村人轻轻推开。

“喏,就是这里了。”老人佝偻着腰,从口袋里摸出烟来,头也不抬。

我们探身进去,有那么几秒,被眼前的一切惊讶到迈不开脚步。猝不及防间,像是到了梦里的水乡。

这不是一座传统的闽南建筑,更像是山水园林的院子。一入大门,便是巨石铺底的水池,池中绿莩星星点点,蒲公英举着一球千羽的花,绕着水岸生长。小石桥迂回在水中央,石板上泛着斑斑驳驳的黑,通往左侧写着“临池”的书房。右手边,水岸的亭台上,一整排邻水的美人榻,和敞亮的书斋连成一座“竹园斋”。

这座书院,不只是永春保留得最好的,它还守着一代人对诗词歌赋和山水亭台的追求。

侯龙书院坐落在永春侯龙村,航拍像一幅田园画

你好奇的关心的,都没有答案

侯龙书院坐落在永春吾峰镇的侯龙村,它存在得挺特别,不止因为它是这里唯一的古代私塾,也因为它与所有古厝都不一样的建制。

“书院建于清朝康熙到乾隆年间,由村里的岁贡生陈国瑛建成。”77岁的村人陈剑外,搬来厚重的红皮族谱,翻开“十三世”陈国瑛的这一页,“陈国瑛因为有志于书香,就购筑了竹园斋,人们进内一观,即赞不绝口,从此,村里长者与贵宾云集竹园斋。”短短几行族谱简单的记载,回答不了这座书院为何建成这样的亭榭池沼,也回答不了人们对书院和建造者更多的好奇。

陈国瑛建下书院,最早是专供陈氏子弟读书的地方。“他应该是村里的达官显贵,族谱上记载他娶了3个妻子,生了7男7女。除了建了这座书房,还在村里留有两座古大厝。”村人对这位先辈也有许多的好奇。陈国瑛的后人陆陆续续搬离村子,没人知道陈家曾经的故事。

书院建在一条潺潺的小溪边,院内的大水池从这条溪中引水,石头凿出的引水渠依旧为这池注入活水。石桥通往的“临池”山门,雕龙翘脊的装饰,黑色的瓦片上,爬满岁月的青苔。山门的另一面写着“桂轩”,是彩绘的花鸟走兽,桂轩的天井长着百年的桂花树,和一到春天就开满紫色花朵的玉华树。

几代人的求学记忆,都在这里

陈家造的这座书院,不只惠及自家后世子孙,也带动了这一个角头读书的热潮。

“村里后来建成的古大厝,家家都会留出一间作为书房用。200多年来,村里只有这一处私塾,村人都将孩子送到这里,集资请私塾的老师来教学。”陈剑外听上一辈人说,除了村里的孩子,远近的村子也都将孩子送来这里,还有德化翻山越岭来求学的人。

这座书院顶起了侯龙村书香的脊梁,在上世纪70年代,侯龙小学还未建成之前,书院成了村里的小学。陈剑外的小学也是在这里读的,一到四年级4个初小班。他还记得,书院里的水池种满了荷花、养满了鱼,小孩们绕着小桥和流水追逐,池中的柳树枝随山风摇摆。

书院被村人一代代地保护下来,但也在光阴里落满了尘埃。为了保护这处书院,永春吾峰镇已经进行了一期的修缮工程,坏掉的木扇门、圆木窗,一样样恢复手作的木构件,塌下的屋顶也做了修复。接下来,书院还将恢复私塾的摆设,在大厅中放孔子的造像,还要在这里做一个开放的茶座,人们可以进来坐坐。

从侯龙书院出来,往村口的方向走去是一座保存完好的节孝牌坊。

“19岁的周正嫁到村里16天,丈夫就过世了。她留在村里,侍奉公婆终生,拉扯大一个继子。”在族谱的记载里,周正嫁的正是陈国瑛的宗亲,她悲情的一生里唯一的幸事是有个高中探花的哥哥,乾隆三十六年,在哥哥的举荐下,这处节孝牌坊奉旨建造。四只石敢当稳坐在牌坊上,石牌坊站在屋前。

一座书院和一座牌坊,让侯龙村行走的夏日午后,添了吹自历史的风。

相关信息

欢迎谈谈你的看法哦

热门文章
今日言论
海都报手机端